山西美文网
广告位 ID:14

一清如许色色心

2016-08-19 02:40:33热度:作者:来源:
广告位 ID:12
广告位 ID:13

话题:散文精选 黑色幽默 一清如许色色心 

滴答一声,水从徽州休宁率山岩石的缝隙里落下,成为率水。然后千潭万滩,百般婉转,越三百里后,才渐渐慵懒起来,漫延成新安(江)之势。

可是,变的是水势河道,不变的是清澈无比的水质。由水质而水品,由水品而人品,水品人品共同构铸了新安江的水魂。

新安江水魂的第一个浇铸者,或者说,新安江清澈的江水安慰的第一个痛苦的灵魂,是沈约。

南朝的沈约,从各方面看,都是一个成功人士。出生于门阀士族,及长,博通群籍,擅长诗文,出道后历仕宋、齐、梁三朝,又是著名的史学大家??墒撬囊黄缎掳步燎迩成罴钻菥┮赜魏谩?,却让真实的内心和灵魂暴露无遗:“眷言访舟客,兹川信可珍。洞澈随清浅,皎镜无冬春。千仞泻乔树,百丈见游鳞。沧浪有时浊,清济涸无津。岂若乘斯去,俯映石磷磷。纷吾隔嚣滓,宁假濯衣巾?愿以潺 水,沾君缨上尘?!?/p>

在新安江“至清”的水面前,这个仕途上的人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

新安江的水,清澈如“皎镜”,并且它的这种清澈无瑕,是如此的永恒,无秋冬,无春夏,虽然偶尔有“时浊”,可是“清济”永远是它的本性。由新安江的这种永恒性的“皎镜”,让沈约看见仕途和人世的“嚣滓”,也让他明白了自己真正的灵魂向往:“愿以潺 水,沾君缨上尘?!鼻队娓浮酚懈柙唬骸安桌酥遒?,可以濯吾缨?!鄙蛟冀枵飧龅涔?,表达了借新安江之水,洗涤自己灵魂,从而达到净化自己灵魂的深切愿望。

新安江的水品和沈约的人品就这样融和在了一起。

唐朝诗人孟浩然接踵而来。

与沈约相比,孟浩然的生活要坎坷得多,坎坷得有点黑色幽默的味道。这个亚圣人孟子的后代,自号为浩然,显然想继承、而实际上也真的是继承了祖上“养浩然之气”的传统,以至于既有了济人患难的豪侠,也有了傲上不逊的作秀,据说他40岁那年上京师,唐玄宗让他写几首诗来看看,结果在诗里他写了“不才明主弃”这样的牢骚话,唐玄宗却当真了,说:“卿自不求仕,朕未尝弃卿,奈何诬我?”本来准备让他做官的,也不肯答应了,孟浩然也就再也没有仕途,只好隐居鹿门山。

鹿门山在湖北襄阳,是他的老家,距离新安江远着呢,可是孟浩然却是对新安江(建德)一咏再咏。在《宿桐庐江寄广陵旧游》时他说:“建德非吾土,维扬忆旧游?!奔热徊皇蔷赏良蚁?,那么什么东西让他“维忆”呢?是新安江那一江的春水,是它的“沧江急夜流”,让他联想到了“月照一孤舟”诗人孤独而清高的灵魂,最终“还将两行泪,遥寄海西头”而不能自已。

在《经七里滩》中,他再次赞美新安江的水:“予奉垂堂诫,千金非所轻。为多山水乐,频作泛舟行。……湖经洞庭阔,江入新安清。……倚棹惜将暮?;邮峙?,从兹洗尘虑?!?/p>

是水,都有清澈的品质,“江入新安清”,可是为什么清澈的新安江水,能引起他如此大的共鸣?一方面是因为祖上(指孟子)有训,要轻千金,乐山水;另一方面是只有新安江这样清澈无瑕的水,才可以让自己“挥手弄潺 ,从兹洗尘虑”。

因为实在喜欢新安江的水,有一天,孟浩然索性在江边上住了下来。他的《宿建德江》是这样写的:“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闭馐资暮诵氖恰敖逶陆恕?。江水清澈,月色皎洁,那么人呢?不正是为了保持人格的独立和高洁,欣欣然而来到这江边月下吗?

水品和百度:牛BB文章网人品,又一次这样紧紧地结合在了一起。

哦,李白也来了。

李白是采景赏色的高手,似乎一生就是为了山水而活。

李白有《清溪行》诗:“清溪清我心,水色异诸水,借问新安江,见底何如此,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彼淙坏笔钡睦畎?,人站在安徽的清溪,对于建德的新安江,只是“借问”,也就是想像而已,与他的“梦游天姥山”一样。但是人虽未至,心却往之。他想像中的新安江,仍然是清澈见底,人行其中,如行镜里。如此赞美,其中必有与其内心可以共鸣沟通的地方,那就是明写清溪和新安江水色的清澈,实寄寓诗人喜清厌浊的情怀。我们这位胸怀济世之才的诗人,离开混浊的帝京,来到这水清如镜的地方,创造了一个情调温婉的清寂境界。

水品和人品,在想像的世界里完美地交融着。

新安江清澈的水,流泻着诗篇,也流动着思想。

朱熹就喜欢自称是“新安朱熹”,而不说福建朱熹。

朱熹的祖籍,的确是新安江源头的婺源??墒?,他自己却是出生于福建的龙溪,也一直居住于此地,虽然后来两次回到婺源,也只不过是扫墓省亲,人之常情而已??墒撬谧魇樾?、跋和论著中经常署名的,却是“新安朱熹”。

新安有什么让朱熹如此眷念?

福建龙溪的水,也是千度纯净万般柔情,而且还有九溪十八曲的多媚??墒悄闶欠窨吹搅诵掳步牧衫?,是否看到了新安江春夏秋冬四季恒清恒镜的守稳?

这种辽阔和守稳,实际上是一种永恒。

“天理”、“气”、“格物致知”、“知行为一”,都是朱熹提出的重要思想,其中的“理”是至高和包罗一切的,并且“理”是永恒存在的。我的思绪回溯了整整800年,朱熹是否会在那句著名的诗句“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里,想到了新安的江水?由水而知“理”,朱熹从新安江的水里,是否看到了自己的哲学?

新安江的水,集万千涓涓,最终汇成千岛之湖,但是它清澈无瑕的品德始终不变。

多年前一个夏天的午后,我曾经驱车经过建德,经过那17°的新安江。那时刚刚下过大雨,公路两旁,无数的水流从山间溪沟喷涌而出。由于这里大多都是红土地,所以很多股水流都是红浊色的。我忽然想,这样的水进入新安江,水色岂不是要改变了吗?

但是我错了。

我特意来到湖边。是的,许多水带着浑浊注入湖中??墒且丫谛掳步锏幼茄锴辶?,现在的新安江有了大海一样的胸怀,她容纳一切,却又坚持自己的原则。

这原则就是她的清澈。

任何力量也改变不了她清澈的品质。

那么红尘滚滚时代的人们的品质呢?

沈约远去了,孟浩然、李白也远去了,朱熹和他的理学也渐渐远去,可是他们曾经拥有和向往的清白人格追求并没有远去,他们在新安江上洗涤灵魂的努力永远不会远去。

只要有新安江水在,就有清澈的水品在,就会有相称人品的人们在。

所以,新安江的水魂,也永在!

广告位 ID:15
广告位 ID:16
广告位 ID:17
广告位 ID:9
广告位 ID:10
广告位 ID:11
广告位 ID: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