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11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23
  • 11.13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23
  • 雅马哈官网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23
  • yamaha摩托车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23
  • 3.15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23
  • 落花网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22
  • 雅马哈摩托车报价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22
  • yamaha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22
  • 雅马哈摩托车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22
  • 3月23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22
  • 雅马哈摩托车官方网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22
  • 龙年快乐电影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22
  • 下水道的美人鱼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22
  • 4月21号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22
  • 游戏名字女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22
  • 将军与萝莉NP版(慎入)|《草原王子的劫掳凌掠1》前情提要

    推荐阅读:超级兵王 、从零开始 、都市兵王 、三国重生马孟起 、修罗天帝 、万古天帝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 、极灵混沌决 、神医废柴妃:鬼王,别缠我 、武侠世界大穿越
        这天是书院的休息日,胡圆圆已经和定远将军府的大小姐约好去庙里求平安符。穿到这个世界一年多了,胡圆圆出门的次数屈指可数。刚穿来的时候这个身子不过十三岁,没爹没娘还无一技之长,还好便宜爹胡校尉临终时前已为她求得将军傅腾的庇护。寄人篱下的胡圆圆自然是识相得很,有得吃就吃、有得住就住,现在还能上女学培养古代生存技能,一个孤女有这麽好的待遇,简直要摀被子偷笑了。

        胡圆圆的性子素来谨慎保守,尴尬的身份使她朋友不多。林玉欣是她少数的朋友之一,她是定远大将军府的大小姐,也是将军傅腾的表妹,活泼爽朗的个性和胡圆圆南辕北辙,每次在一起时老被胡圆圆气得横眉竖眼,胡圆圆只能无辜地被她搓着脑门训话。赶到定远大将军府时,林玉欣嫌胡圆圆来得太晚,她说边城最灵的庙宇是圆通寺,位在城外的瓦冈山上,距离城门车程莫约二个时辰,为了赶在天黑前回来,要立刻出门才行。

        林玉欣带着胡圆圆往後门走,胡圆圆觉得奇怪。她解释道:『你不是要保密吗?这回乘我的马车去,我一早让福伯赶了一辆车到後门去?!缓苍舱獠畔冕崦攀枪┢鸵劢?,平日只有采买的马车,她们从这儿出门,两个将军府的人都不会知道,连她的丫鬟绿儿和蓝儿都被扔在耳房一无所知。

        这还是胡圆圆第一次出城,她感到非常新鲜。在城门口需要看户籍本和通行文件,这时候大小姐的身份就很好用,露个脸守卫就毕恭毕敬地放行了!城门外屋舍稀稀落落,马车行驶的道路非常平整,林玉欣解释这是直达益州的官道,非??沓ǹ扇昧搅韭沓祷岢?。

        林玉欣对边城周遭的景点非常熟悉,告诉胡圆圆很多好玩的地方,让她很是羡慕,也许下回将军休沐时能央他带自己出来玩一趟。两个人出门时间晚,一会儿太阳就高高挂在头顶上,所以官道上几乎不见人影,只有福伯带她们赶着路。

        聊得口乾舌躁,远远的已经可以见到绵延的瓦冈山脉。林玉欣正端起茶杯要喝口水时,突然听到一阵马嘶声,马车骤然停了下来,茶杯的水洒了一地。林玉欣大怒,探出头要开骂时,外头却传出刀刃碰击声!

        胡圆圆吓傻了,这是抢劫嘛?她以为边城治安很好的.…不过她们似乎出了边城了.…。林玉欣大喝:『大胆!』抄了椅子下的一把剑跳了出去,动作迅速,胡圆圆根本来不及阻止!

        这.…给了银子就行了吧.…动刀动剑的太危险了!如果大小姐出事可怎麽办!胡圆圆紧张万分地攀着车窗,看到外头有两个大汉骑在马上,舞着大刀分别和福伯、林玉欣打杀。

        一阵刀光剑影,福伯和林玉欣很快屈居劣势。福伯被划伤了腿跌倒在地,划伤他的大汉眼神凌厉看向马车,发见胡圆圆後驱马过来。

        这.…这是江洋大盗吗!胡圆圆被那锐利眼神、满脸的落腮胡吓得一抖。结结巴巴想跟他打个商量,话还没说出口,大汉跳上马车就把马车驶走了.…

        这这这.…是劫车吗?可是我还没下车.…先让我下车啊啊??!探头看向林玉欣,另一个大汉打飞了她的剑後,也不恋战,迅速驱马赶上.…

        看来两人都没大碍,江洋大盗只想要马车,却不小心一并载走车上的她。胡圆圆在车窗喊着:『欸.…让我下车~~~』喊了不过两声,驾车的大汉微微转过头,却是甩了一马鞭过来,胡圆圆往後闪跌倒在地,吓傻的她坐在车板上久久站不起来!差点.…差点就被打到了,好恐怖!然後她就不敢再出声了!

        马车驾的飞快,胡圆圆东倒西歪坐在地上,久久爬不起来。脑中开始胡思乱想,他们到底是劫车还是劫人?若是劫人,自己长得也不是多漂亮,能卖几个钱?倒是这个马车看起来挺豪华,难怪引来大盗。

        胡圆圆吓白了脸,山贼野盗果然不讲道理,对个弱女子居然一马鞭甩过来。这是她两辈子第一次遇上坏人,叫将军给自己弄点防身的他也不肯,只给自己一支哨子!都离边城多远了,吹哨子给谁听!

        我的哨子呢?在衣裳里掏了掏,终於掏出挂在胸口的曜黑色哨子,吹了好几下也没听到声音,是不是因为马车声响太大了?胡圆圆无计可施,旁徨地一会瞧瞧窗外,一会吹吹哨子.…

        马车突然停了下,小心地探头看,不远处有个茶棚,和破旧的几间木屋。骑着马的大汉过去茶棚一会儿,然後就有个老汉驾了一辆破旧的马车过来,停在将军府的马车後面。

        大汉在车门口说道:『大小姐,换车!』这里只有自己一个小姐,胡圆圆识相地开了车门。车子有点高,平时都有人放梯子踩下去,但大盗可不会这样礼遇肉票。谨慎地找了踏脚处爬下来,没想到一碰到地面就软倒在地,落腮胡的大汉立刻又一鞭子过来,胡圆圆措手不及,被打在小腿肚上。

        真凶残.…胡圆圆白着脸忍着痛赶紧爬起来,一跛一跛地往後面的马车走,然後手脚并用姿势难看地爬上车。这次是没胡子的大汉驾车,落腮胡大汉要老汉把车驶往益州,然後带着胡圆圆转进小路往西边走。

        胡圆圆发现情况和自己想的不一样,似乎他们要劫的是人,还用上调虎离山之计。自己就是腾飞将军府一个寄居的小姐,要钱没钱,自己这外貌要劫色也没有,实在没有理由绑架自己。

        刚刚他们喊了大小姐,难道要绑的是林玉欣?如果他们发现绑错了人,会不会愤而杀人灭口.…小腿肚一阵一阵地疼,拉高裤脚看了看,鞭痕处红肿渗血。想想人都快死了,这点伤也没什麽好介意了.…

        目前坐的马车非常破旧,但车型小适合现在走的小径。马车有顶盖,但四边是敞开的,胡圆圆正好偷偷观察两个绑匪。两个大汉都是高大棕发的胡人,落腮胡的大汉一直觉得很眼熟,现在恍然想起长得好像电影里的金钢狼,只是金钢狼是好人,这人却是凶狠无情,眼神凌厉带着杀气。没胡子的大汉看起来面善些,也许可以试着谈一谈.…

        黄昏时他们停在树林里的小溪旁,升起营火。面善的大汉让她下来如厕,胡圆圆一下来立刻又软倒在地,不晓得是胆子太小被吓软了腿、还是今天马车坐得太久。这回她警觉很多,立刻抬头看一眼落腮胡大汉,见他果然皱了眉头,胡圆圆立刻两手攀着旁边的马车吃力地站起来,可.…可别再打了.…我都尽力了.…

        大汉指着树林深处要胡圆圆自己去如厕,还说看到野狼再喊他们,这就是别跑太远的意思了。胡圆圆跛着脚乖乖地去,乖乖回来。面善的大汉给了她硬邦邦的馒头和饮水,她就乖乖地在营火边坐下来吃,尽量低调不激怒绑匪。

        天黑了,胡圆圆在营火边躺下,环境恶劣,但筋疲力尽的她很快就睡着了?;杌璩脸林?,似乎听见面善的大汉说:我觉得妲莉不可信.…

        睡得很沉,却也被硌醒、冷醒好几次。中间有一次,是睡到一半肚子剧疼还滚了一圈,睁眼一看,居然是落腮胡大汉看自己不顺眼,踢了自己肚子一脚,简直是变态!捂着肚子紧张地看着变态,可别再踢了吧.…见他皱眉片刻转身离开後才敢缓缓躺下。睡眼惺忪地看了看,好像太接近营火了,躺後面一些好了.…

        清晨时胡圆圆被冷醒了,正想起来时听见两个绑匪正在说话,赶紧闭上眼睛认真地听。面善的大汉说道:『阿朗,妲莉不可信,现在把人放回去还来得及.…』落腮胡大汉回道:『阿丹,她没理由骗我.…』原来变态叫阿朗,面善的叫阿丹.…

        阿丹放弃劝说,接着提到他刚刚回茶棚探听,发现边城派出大量人手寻查,有些被引往益州,有些四散搜索。阿朗立即决定让擅长追踪术的阿丹留下来断後,自己快马将人带回部落。

        接着胡圆圆被叫醒带往马车,然後发现....马车不见了?剩两匹马?阿朗叫她上马,胡圆圆为难地看一眼面前的庞然大物,虽然是匹老马,对她来说还是很高大,况且她两辈子都没骑过.…鼓起勇气道:『我不会骑.…』阿朗马上一鞭子过来,喝道:『别浪费时间!』鞭子又打上小腿肚,疼得胡圆圆几乎跪倒在地!

        管他三七二十一,胡圆圆胡乱爬上老马,想着摔死了也比被打死好。阿朗也跳上他的马,扯了老马的缰绳一起走。摇摇晃晃的胡圆圆依依不舍看向阿丹,心中默泪,现在要跟大变态独处了.…呜呜

        走了一段路後出了树林,阿朗开始策马狂奔,胡圆圆失去平衡身体後仰,两只小手气力不够,立刻就跌了下去。电光火石之间阿朗扯了她的手,把人甩上自己身前,怒斥道:『你到底会不会骑马!』吓傻的胡圆圆虚弱地答道:『不会啊.…』阿朗很反感女人坐在身前,啐道:『累赘!』胡圆圆心中泪留满面,心想:那你放我走啊.…

        骏马奔驰速度很快,胡圆圆一开始还想往前靠,但是往前靠得愈多,马上就会往後撞得更大力,每撞一次她的心就揪一下,深怕变态生气了把自己扔下去。没多久阿朗果然怒道:『安分点!』手臂横在胡圆圆腰上让她别乱动,胡圆圆就一不做二不休把他当靠背了。

        骑了很久,胡圆圆的胯下和小屁股开始疼起来了,尤其是双腿内侧磨得难受,想将腿张开一点,可是会碰到旁边阿朗的腿。胡圆圆在腿很疼和碰到变态两者间纠结着,後来想,反正已经背靠着变态了,也不差这双腿了....於是难受到不行时,她就稍稍动一下腿,结果阿朗又怒了:『你是虫吗!别扭!』於是,胡圆圆只好咬牙忍受如同砂纸磨砺肌肤的疼痛,忍得头冒冷汗,忍得全身轻颤。

        日正当中时,阿朗在一个湖泊旁停下来,自顾自地跳下马。要拉缰绳时发现胡圆圆还在马上,一个凌厉的眼神射过来,胡圆圆秒懂,这是要自己滚下来??墒?...这是一匹很高的骏马,比原先那匹老马高大许多。而阿朗的腿比自己长很多,自己根本没办法踩到脚蹬的位置。但是在锐利的目光下,她也不敢再犹豫,抓着马背赶紧滑下来。没想到马背真的很滑,滑下来的速度比溜滑梯快,等於就是摔下来的,而她的一双腿已经疼到不经摔....

        正要忍受锥心的疼痛时,阿朗抓了自己的腰,骂道:『你到底会不会骑马!』一身冷汗的胡圆圆扶着马背虚弱道:『不会啊....』这回阿朗听进去了,不信道:『将军府的大小姐不会骑马?』胡圆圆回道:『玉欣会啊....可我不会....』

        静止数分钟後,阿朗放了胡圆圆的腰,腿疼到不行的胡圆圆立刻摔倒在地。阿朗皱眉问道:『你的腿怎麽回事?』胡圆圆心道:这个人不只变态还失忆,这不是让你打的嘛....但她不敢激怒阿朗,只说道:『腿酸』阿朗骂道:『没用!』

        阿朗想起刚刚说的话,自言自语道:『将军府的大小姐叫林玉欣....她会骑马....』接着他声音拔高道:『你不是大小姐!』胡圆圆坐在地上紧张地看着阿朗,弱弱回道:『拿剑跳下去的是大小姐....』可别灭口阿!是你自己弄错的....

        阿朗焦躁地来回踱步,问道:『那你是什麽?』胡圆圆乖乖地答道:『我是寄居的小姐....』阿朗怒道:『所以是冒牌货!』胡圆圆尴尬,好像是耶....阿朗气极了:『你这坏事的冒牌货!』然後怒甩缰绳往湖边走去....

        阿朗大概真的很生气,在湖泊边踱步许久,然後才走回来拿了挂在马鞍旁的水袋喝水,胡圆圆看着他仰起的脖颈、滚动的喉结,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她....也好渴....。阿朗喝完水瞥向胡圆圆,啐道:『你浪费我的时间还想喝我的水!』然後,就把水袋丢给她。胡圆圆摸了摸水袋,还有水,乖乖地坐着喝水。阿朗生了一会闷气後问道:『冒牌货为什麽派那麽多人出来找!』胡圆圆听了心暖暖的,将军还是有出来找我,这....代表自己还是有人关心吧!嘴上则应道:『可能....做做样子?』

        阿朗怒容满面地将马牵到湖边喝水,取了几个鞍袋放到地上,接着居然连马鞍都解下了。大概是绑错人不需要赶路了,那....不晓得能不能放了自己....。阿朗拿出吃食对着湖泊用餐,自顾自地吃完後恶声道:『要吃不会自己过来,当自己是真的小姐吗!』胡圆圆心中一喜,变态还给东西吃!这是没有要灭口的迹象阿!胡圆圆吃力地爬起来,忍着双腿间的剧痛走过去,暗道:没想到马鞍比马鞭可怕!腿心比小腿肚疼太多了....呜呜

        拿了一团硬硬的不知道是什麽东西的吃食,胡圆圆坐下来配着水小口小口地吃着,既然没被灭口,也许能跟绑匪讲讲道理。小心地开口道:『你们胡人....和大小姐有仇?』阿朗哼道:『你们绑了妲莉公主,自然要付出代价!』胡圆圆听了口中的吃食差点喷出来,忙问道:『妲莉公主是你的?』阿朗回答:『未婚妻,今夏要成亲了?!缓苍材托慕馐偷溃骸烘Ю蚬髟诮骺?,马上就回去了,这是双方的协议阿!』阿朗顿了顿,皱眉道:『妲莉来信说将军强留人,她今年无法归家?!缓苍簿米於己喜宦A?,赶紧说明道:『将军从不见妲莉,协议结束肯定会回去的,我保证!』

        阿朗转头看了看胡圆圆,胡圆圆非常诚恳真挚地对他点头,我真的没骗你!真的!胡圆圆迟疑了一下,又讲了一句不中听的:『也许....公主不想嫁....』阿朗陷入沈思,之前阿丹也劝过他,所以这时阿朗也想到一块儿了,但似乎又难以置信,喃喃道:『不可能,我是草原最勇猛的男子?!缓苍部戳丝窗⒗誓强崴平鸶掷堑穆淙吐淼募∪?,的确有"勇猛"的资本,可惜公主不喜欢,只好勉励道:『天涯何处无芳草,公主也没什麽好的嘛!』阿朗不赞同她的话,反驳道:『妲莉公主是草原最美的女人,而且胸大屁股大腿长!』胡圆圆疑惑道:『还有呢?』阿朗嗤笑道:『这些你都没有!』

        胡圆圆低头看了看,真的没有嘛?不对阿,我觉得自己的胸部不小嘛!以现代的尺寸看,至少也是C或D的水准了,配上这副小身板正好说....

        欸....想什麽呢!赶紧回家才是正事,胡圆圆陪笑着问道:『既然是个误会,那就放了我吧,呵呵!』阿朗回道:『没人绑着你,走吧!』胡圆圆振奋,YES!但是转念一想,不对阿!这四周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在这放生就是放死阿!胡圆圆搅了搅手指,低声下气地问道:『能不能送我到有人烟的部落....』阿朗瞄了瞄:『正好给穷人家当共妻?!缓苍泊缶?,胡蛮真可怕!当共妻还不如先巴着这个变态!

        胡圆圆换个法子:『你....送我回边城吧!我给银子....我银庄里有二百一十六两?!话⒗枢托Γ骸耗腔共还宦蛭艺飧甭戆?!』这....摊上土豪了....连马鞍都那麽贵....。接着阿朗又道:『说起来你吃了我的东西喝了我的水,的确该付银子?!辉?!居然还反过来跟自己讨钱!胡圆圆尴尬道:『可是银子不在身上?!话⒗屎叩溃骸耗悄阃砩媳鸪粤?,没用的累赘!』胡圆圆欲哭无泪,这怎麽能这样,我是无辜的啊啊啊....。变态总是不讲理的,何况这还是一只超级大变态,胡圆圆只能绞尽脑汁,弱弱地提议道:『我帮你....洗衣裳....可好?』虽然我只用过洗衣机,但洗衣裳应该不难吧???

        大变态也不知道有听见还是没听见,径自往後仰躺下来,手枕在脑袋後闭目养神,似乎在思考下一步要怎麽做。

        仔细看了下,落腮胡下的面孔皮肤光滑、五官立体,年纪看起来不若原先想像的大。全身上下都是鼓胀的肌肉,宽阔的胸肌、健壮的长腿,简直像是长期在健身房练过的。左看右看,除了大胡子很是吓人外,阿朗的外貌没什麽大问题,那公主是那里不中意呢?

        自己真够倒楣的,两人的感情问题拖累自己一个外人,然後我还得低声下气地哄着大变态。胡圆圆也疲惫地躺下来,苦恼地想着该怎麽回家,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再睁开眼时日头已西斜,阿朗侧躺着在自己面前直视着自己,距离不足一米。不再生气的他眼神还是很锐利,但已经没有原来的杀气,胡圆圆猜想他应该不至於宰了自己吧.…阿朗不知道已经看了多久,之後便站起来,脱衣服???

        胡圆圆大惊失色:『你.…你.…你做什麽?』阿朗一边脱一边把衣服丢到胡圆圆头上,说道:『想吃晚餐就洗衣裳?!坏群苍步飞系囊律讯及抢吕?,正好看见变态紧实的臀部慢慢浸入湖中,赶紧闭上眼睛道:『你.…你.…你怎麽不稍微遮一下!』阿朗回道:『我还要为一个累赘遮遮掩掩吗!』

        胡圆圆睁开眼,居然就看到棕色的胸毛从胸肌延伸至小腹,连大鵰都露在外面。赶紧扔下臭衣裳把手掩住双眼,急道:『你.…你再走到深一点的地方!』阿朗说道:『这水就这麽深,你手放脸上怎麽洗衣裳?』我.…我再看要长针眼了,无耻的变态!下流的变态!

        哗啦啦的水声停止之後,胡圆圆问道:『好了吗?穿上衣裳没?』.…寂静无声.…放下手睁开眼睛,阿朗正光溜溜站在眼前,『啊~~~』胡圆圆被裸男吓得倒退两步跌倒在地,忍不住骂道:『变态!暴露狂!』阿朗开怀大笑:『中原的女子真有趣!』接着才穿上乾净的衣裳。

        胡圆圆黑着脸想着:很好,好高兴取悦了大爷,不晓得能不能因此大发慈悲送自己回去。跛脚走到湖边正打算洗衣服,突然听到马蹄声,胡圆圆紧张问道:『你.…你去那?』天黑了!可别丢下我!阿朗策马离开道:『找晚餐?!?br />
        阿朗带了刀,大概去打猎了,趁他不在自己正好清洁一下。胡圆圆拿出帕子沾湿,抓紧时间先擦洗胸前腋下,然後褪下长裤擦拭腿心、大腿,大腿内侧的伤势实在太惨烈了,大面积的挫伤,红肿渗血,连白裤子都沾上点点血迹,衬着白晰的肤色看起来更是怵目惊心。

        人在困境下都特别勇敢,胡圆圆咬牙仔细擦拭伤口,避免感染,疼得直冒冷汗。腿心也伤得严重,等等小解时一定很销魂,如果将军在一定会帮自己迅速擦掉.…。

        想到将军居然眼泪就立刻掉下来,抹掉眼泪赶忙穿上裤子,再把裤管拉到膝盖。两只小腿肚各有一条鞭痕,伤口比较集中,血迹也比较多,胡圆圆洗好帕子正打算擦拭,突然听见阿朗低沉的声音道:『这是做什麽?』胡圆圆立刻放下裤脚紧张道:『我擦洗一下?!?br />
        阿朗面色严肃地大步走过来,把猎到的雉鸡往湖边一扔蹲下来,抓住膝盖拉开裤管,看见两脚的伤痕後怒骂道:『鞭子往地上打你不会闪一下吗!』胡圆圆无言,心想:敢情你打人还怪人家跑得不够快.…

        阿朗问道:『有带药吗?』摇摇头,谁没事会带着药.…阿朗皱着眉头看了鞭痕,取了胡圆圆手上的帕子擦拭血迹。胡圆圆疼得缩回几次,都被阿朗紧抓住不放。擦完之後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说道:『我帮你舔舔?!?br />
        胡圆圆惊悚,难不成所有古代人都觉得唾液有神效,一个两个都要舔一舔???赶紧婉拒道:『外伤总会自己好的,不用了!』阿朗训斥道:『舔一下好得快?!蝗会崴蜕硖辶π辛?,结果还没舔到胡圆圆便哀号一声道:『疼.…疼.…胡子好刺.…』阿朗见状停止动作,让胡圆圆松了一口气。

        阿朗拿了一把大刀过来,原以为要杀鸡,结果居然拿刀往脸上抹去,胡圆圆惊叫:『你.…你别想不开.…』结果发现他是在刮胡子,谁会拿大刀刮胡子.…变态果然是变态!

        阿朗的刀工十分俐落,没有镜子对着湖面刮胡子,三两下就把满脸的落腮胡刮的一乾二净。当胡圆圆还在感叹变态的刀法不错时,阿朗掬了一些湖水冲洗脸颊,然後放下刀子走过来。

        胡圆圆抬头一看,忍不住哇的一声,“杰克!这真是太神奇了!”刮完胡子金钢狼就变成美国队长了!话说美国队长有胸毛吗?欸.…乱想什麽呢!美国队长有没有胸毛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变态居然是个阳光俊美的帅哥,胡圆圆真心觉得这世界太扭曲了,心脏有些接受无能⊙⊙

        胡圆圆忍不住问道:『这样子很英俊??!做什麽留胡子呢?』阿朗讶异於听到如此直言的赞美,淡然回道:『我十九岁接任拓真氏首领,这张脸过於年轻无法服众?!?br />
        原来变态还是部落首领,蓄个落腮胡的确比较有老大的范儿。胡圆圆疑惑道:『那现在刮掉没关系吗?』阿朗点点头,蹲下来抓了她的小腿。胡圆圆大惊失色,这变态怎麽还记得这档事!哭笑不得道:『其实没什麽大碍了.…』

        阿朗严肃道:『我不打女人,虽然是你自己蠢,我还是会负责!』变态的狗嘴里果然吐不出象牙,居然还骂自己蠢了!哼哼!胡圆圆诚心说着自己没事、不介意,阿朗还是盘腿坐下、抬了自己的小腿肚,对着鞭伤舔舐着。

        胡圆圆没练过瑜伽,脚被抬高,身体便自然後仰,最後乾脆躺在地上,享用变态莫名其妙的弥补行为。太阳已经下山,满天的晚霞好美,将军有没有担心自己.…

        等阿朗终於“负责”完毕,他接着处理两人的晚餐,胡圆圆抓紧时间洗衣裳,以免等等变态不给鸡吃。跪在湖边用原始方式洗衣是她两辈子头一遭,阿朗身材十分高大,衣裤都很大一件,搓揉起来很吃力,而且没有皂角,要反反覆覆洗才能把风沙洗乾净。连最後扭乾衣裤都花了很大力气,好想念洗衣机啊~~~泣

        等胡圆圆气喘吁吁搞定时,阿朗已经把鸡都烤熟了,见到她一跛一跛地走过来,嗤笑道:『花了快一个时辰,真“会”洗,啧啧!』胡圆圆深怕变态嫌弃,乖巧道:『我多洗几次肯定会进步!』

        阿朗大方地分她一只大鸡腿,估计她的小肚子吃这一支就饱了。胡圆圆一边吃着一边想着如何讨好阿朗,这里虽然已是塞外,但距离边城大约二日车程,如果巴结得好,变态一高兴,搞不好就带自己回去了。阿朗是为情所伤、被公主误导才一时冲动,也许可以开导一下.…

        於是,胡圆圆狗腿地说道:『你这样英俊,肯定所有姑娘都会爱上你!』阿朗回道:『喔!是吗?』胡圆圆诚恳点头,再接再厉道:『其实公主只是漂亮而已,你应该多看看其他姑娘的优点!』阿朗嗤之以鼻:『女人除了漂亮还能有什麽优点!』胡圆圆反驳道:『有的!例如是否温柔坚强?是否真挚待人?相处起来是否如浴春风?』阿朗哈哈大笑:『不要脸的女人,尽说自己的优点!』&#¥$我怎麽不要脸了!莫名其妙!

        吃饱盥洗完,阿朗从鞍袋取出一张毛皮盖上,胡圆圆也认份地在营火旁躺下,这里是地势偏高的草原,早春的夜晚还是很寒冷,离营火太远肯定会着凉。躺了好一会儿都睡不着,翻来覆去直发抖,好冷.…再往营火边挪了挪.…结果阿朗说话了:『不想头发再被营火烧焦就过来?!?br />
        胡圆圆没考虑多久就屁颠屁颠跑过去了,她的想法是:变态不杀人了、变态嫌她累赘,变态是她现在唯一的救命稻草。救命稻草当然是要发挥救命功能,例如“御寒”!

        阿朗的毛皮不大,大约是覆盖他全身的大小。见胡圆圆过来,他也只是掀开胸前的一小角,看起来实在是不够用。不过,胡圆圆也没资格嫌弃,能盖多少算多少。老实地背对阿朗躺下来扯了扯,只盖了半身,倒是背後的阿朗传来一股热气,像暖暖包一般。

        结果胡圆圆前半身寒冷、後半身温暖,简直像冰火二重天一般,因为太过疲惫,还是迷迷糊糊地抖着睡着了。听见身前传来规律的呼吸声,阿朗才将人搂到怀里,用毛皮将人严严实实地盖住,双唇抵着头顶柔软的发丝喃喃道:『真是个有趣的小东西....』

        因为全身的酸痛,胡圆圆一大早就慢慢转醒,感觉熟悉的结实手臂横在胸前、灼热的鼻息呼在耳际、勃起的大家伙磕着小屁股。微微一动,毛毛手就开始揉捏胸前的大面团,胡圆圆累得睁不开眼,但还是反射性地用力拍掉毛毛手道:『规矩一点!』随後又立刻举起手掌哭着:『手疼....手疼....呜呜....』

        大掌握住小手抚了抚後严厉道:『这手是怎麽搞的???』迷迷糊糊的胡圆圆瞬间惊醒,後面这是大变态啊啊??!手忙脚乱掀了毛皮坐起来,往後挪移了好几步,结果小手还被变态抓着。大变态一大早就不高兴,怒问:『这手是怎麽了!』胡圆圆一看,整个手掌红通通的,莫名其妙地描述道:『红红的....』阿朗不耐烦道:『为什麽肿起来?!唤幼爬硪恢皇?,也是一样红通通。将衣袖往上拉,手腕白晰粉嫩,更显得手掌的红肿异常突兀!

        阿朗怒骂道:『你这冒牌货怎麽比真的小姐还娇贵!』胡圆圆尴尬,这也不是她愿意的,但她还是打包票道:『估计多洗几次长了老茧就不会这样了!』见阿朗神色复杂地瞪着自己,胡圆圆赶紧端出特诚恳的表情,点头道:『真的!我保证!』

        变态早上起床後变得特别奇怪,盥洗的时候,跛着脚走两步就被他抱起来直到湖边才放下来,还抢了自己的帕子帮自己洗。胡圆圆担心地想着,这不是落实自己就是个累赘吗?万一变态觉得自己没用要丢下自己怎麽办?

        於是胡圆圆解释道:『其实,除了洗衣裳我还会做很多事!』阿朗轻柔地擦拭胡圆圆的小脸蛋,两个人靠得很近,可以看清阿朗是标准西方人长相,鼻梁挺直、眼眸深邃,棕色的眼睫毛浓密、长眉有型,看起来英俊潇洒、神采飞扬。

        阿朗一边擦一边问道:『你寄居在定远将军府?家中可有长辈?叫什麽名字?』胡圆圆一愣,怎麽开始身家调查了。她疑惑地解释自己是寄住腾飞将军府,是孤女,叫胡圆圆。阿朗凝视着胡圆圆,轻声道:『圆圆什麽都不会做也没关系,我是拓真氏首领拓真朗,拓真氏是仅次於拓跋氏的第二大部落,实力强大?!缓苍玻骸????』

        这是.…聊聊天的节奏?两人交换姓名之後就是朋友了吧.…胡圆圆小心问道:『那.…你能带我回边城吗?』阿朗微微勾起唇角答道:『只要我有空,随时可以带圆圆过去玩?!缓苍玻骸????』

        接着阿朗又抬起胡圆圆的脚,检查小腿肚的伤口。胡圆圆顺势躺下,看着已经明亮的天空,苦恼地想着变态什麽时候才有空?阿朗看了看又摸了摸後,闷声说道:『以後再不会让圆圆受伤了.…』

        看向默不作声的胡圆圆,突然瞄到长裤上的点点血迹,讷讷道:『你来月事了?』胡圆圆听了恍然想起大腿的伤势,赶忙拉了拉衣裳遮掩道:『没有!没事!』

        ===================

        一万字的前情提要帮大家复习和阿朗有关的剧情!把阿朗和圆圆的进展修改得慢一点,淡化将军的部分避免剧情不协调喔!下一章就是新的发展了,敬请期待^^
    将军与萝莉NP版(慎入)最新章节http://www.tennis-musical.com.tw/jiangjunyuluoliNPban_shenru_/,欢迎收藏!
    手机看将军与萝莉NP版(慎入)http://m.ww51.com/jiangjunyuluoliNPban_shenru_/将军与萝莉NP版(慎入)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借物喻人的作文 www.tennis-musical.com.tw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将军与萝莉NP版(慎入)》版权归原作者misss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来榨干我吧(水果拟人向H) 、都市兵王 、酒神 、快穿女王:苏遍全世界 、网游大相师 、从零开始 、极品特战兵王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 、都市少年医生

    网站地图

    借物喻人的作文 | 只分享借物喻人的作文 | 借物喻人的作文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