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雅马哈发动机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18
  • 世纪佳缘登录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18
  • 世纪佳缘登录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18
  • 雅马哈电动车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18
  • 8.18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18
  • 6.6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17
  • 雅马哈r1跑车专卖店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17
  • 菊池蓝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17
  • 6月16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17
  • 5.10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17
  • 雅马哈125摩托车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17
  • 1.11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17
  • 2月24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17
  • motogp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16
  • 雅马哈摩托车专卖_狼少seo_新浪财经 2018-06-16
  • 塞上曲|zydzyd第三十章完结

    推荐阅读:终极教官 、神箓 、修真小店 、智能工业帝国 、重生天龙之酒肉和尚 、妖神记 、锦上添香 、明末传奇 、霸道鬼夫别缠我 、超级妖猴闯西游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两位王妃并没有随军,因而怜儿也不曾见过她们。↗傻↗逼↗小↗说,WwW.shabixiAoshuo.”她只道自己大错在先,真心想着只要景然肯留她身边做什么都成了。

        她被抓来时便被当做北陆的军妓,现在镇安候同她腻在一块众人也只是觉得是她为求自保勾引了顾大人,侯爷出来半年之久又无王妃随行这才是用她身子发泄会儿。因此虽对她不齿,但想她这般年轻美貌却被敌军掳走奸污生子,如今这般行事也不是没有原由,加之顾大人确实喜欢得紧,便也无人多嘴。

        怜儿被抓来时本就是衣冠不整,软禁期间也是其他随行的女眷见她可怜施舍了套半新的衣裳。而今,顾景然表露了身份后倒是将她细细打扮了起来,虽然依旧软禁在院子里但是那些上等料子裁剪的新衣和致的首饰隔上几日便要送来几套。

        顾景然如今身居高位但领军出征却难得的随和,平日里吃住都同部下们一般待遇,深得军心,也是有了怜儿后舍不得她受委屈,好好布置了间房间给她们母女两人,自己也时常来歇息。

        一早看着士兵们练对战,他叮嘱着部下不可放松警惕,以防北陆的铁浮屠卷土重来。部下们虽觉得侯爷过于谨慎,但他毕竟屡建战功,不可小觑,也应承下来,各自加紧训练。顾景然巡视了一番后便寻了由头又去了怜儿那头。

        云奴起身了没顾景然到了那小院,见铃儿领着熙月在外头扑蝴蝶,便问了一声。怜儿如今用的是云奴的名字,顾景然也这般称呼。

        铃儿感觉到手里牵着的小姑娘明显一僵,面上不动声色地回复道:侯爷,那奴儿还未起身,只是方才唤了水喝。

        她安抚的轻轻握了握熙月的手,又说:月儿前几日见外头树上结果子了,铃儿带她去瞧瞧这几日可是熟了

        嗯,去吧,好好照顾着月儿。顾景然一再吩咐铃儿好生照看,眼睛看向怯怯望着自己的小姑娘,神色很是温柔。本以为自己会对这个孩子有所不喜,却不想那月儿继承了怜儿的美貌,这个年纪正是玉团儿似的小娃娃,乖巧听话,让他打心底的喜爱着。因此待熙月也是和颜悦色,他只知熙月叫月儿却并不知其全名。

        铃儿是两位夫人被救回来后贴身照顾的侍女,生得也是清秀伶俐,随军这样的事都能放心让她跟着,也是存了心思想她得了侯爷的雨露好生个一男半女出来??上Ш钜皇墙仓迷诔悄?,不让她去军营里,铃儿只当侯爷爱护,怕污了女儿家的声誉,毕竟军营里的女子只那一个用处。就像那云奴一般,瞧着如贵女一般的美人儿却是个任人糟蹋的军妓。

        可想着那般下贱的女子却得了侯爷的青睐,整日里同她厮混,又宠爱有加。铃儿想到云奴的美貌神色又黯淡了下来。月儿由她牵着往外走,恋恋不舍地扭头去看睡了阿妈的屋子,小声问她:铃儿姐姐,侯爷,侯爷大人又要去欺负阿妈了吗

        熙月如今已经十岁了,她虽继承了母亲的美貌,瞧着是一副怯生生的单纯模样,但身在里耳濡目染,加上兰姨偶尔的指点调笑,已是早慧。前几日她在外头玩耍同铃儿走散了,便自己寻了路从后门进的院子。 她本想踮起脚从拍窗子好叫阿妈开了门让自己进去,偏生她个子娇小,只堪堪将本就未关严的窗子拉出了条缝来。

        等熙月踩在了石块上仰头往屋里瞧时,才惊讶地捂住了小嘴没有发出声来。那个总是来看望她们的叔叔正光着身子将阿妈按在身下,吸着那两团饱呢。这样的画面熙月也不是没撞见过,就是教她识字的启蒙老师也会在她午睡时上阿妈的床去。只是里眼线颇多,她隐约知道那些男人搂了阿妈到屋子里去热闹好久后才横抱着满脸通红的阿妈回去,却不晓得他们到底做了些什么。

        今个儿一见,却是同弟弟们一般只是吸阿妈的汁罢了。熙月觉得无趣刚想走,却瞧见那人换了姿势将阿妈翻了身,托起了她的屁股,接着扶了胯下一壮棍竟然就进了阿妈肚子。虽然隔了些距离,但是阿妈的娇呼和微蹙的眼眉表现出了她一时的不舒服,熙月同怜儿最是近亲的,素来看得懂阿妈的脸色,瞧她满面春色,眼含水光,明明是舒服的模样,可又蹙眉娇呼似是难受,也不知道阿妈到底是舒服还是不舒服,心下便是担忧了起来。

        熙月正瞧着那侯爷从后面抱住了阿妈,又吻她的小嘴又啃她的脖颈,大掌更是揽了细腰,使劲揉那两团美,虎腰连连挺动带着胯下那长棍进进出出,不时带出黏腻的汁水来。而随着他的动作,美妇娇吟不止,声音颤颤,气息喘喘,仿佛不堪这般顶弄折磨,实际上最受折磨的却还是男人,那壮之物被细嫩湿热的媚绞得紧紧的,层层叠叠地揉挤着,令他每次抽送都要耗上七八分力道。

        熙月听的阿妈的娇吟一声声急了,也越发大声了,只当她是受不住了,刚想开口喊人,就被人从后面捂了嘴悄无声息的抱了下来。铃儿涨红了脸,捂着她的嘴连连摇头,正想说什么,只听得里面女子长长吟叫一声,尾音都带了哭意,而那带了水声的体拍击声也变得十分激烈,很快,男人也低吼了起来。

        侯爷不要奴家不行

        不行入怀上

        男女的说话声断断续续的传来,最后又化成了让人脸红心跳的湿吻和喘息声。铃儿此时已经红到了脖子上,抱了熙月就踉踉跄跄地跑了出去。

        熙月含着泪,拉了她的衣袖求铃儿去救阿妈:铃儿姐姐,我阿妈还在里面被侯爷欺负呢。你去救救她好不好铃儿姐姐,阿妈还在里面呢。

        铃儿方才瞧见了侯爷那结实有力的身子,又窥见男女间那等事情,正是心神俱乱,心肝直跳,听了月儿的哭求,恍恍惚惚地应道:你阿妈本就是让男人玩的,侯爷欺负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熙月对东陆话还不能完全理解,只是听出来铃儿不想救阿妈,便更是伤心的小声哭起来。铃儿回了神后,懊恼自己口不择言,但是也嫉妒那军妓得了侯爷恩宠,似乎还要她怀上骨,想到王妃隐忍的模样,又念及自己不得侯爷正眼相待,冷色道:你阿妈是军妓,是个下贱的胚子,本就是让男人们欺负的。难道平日里就没有男人睡她么

        月儿咽呜着,只听明白了后面的,小声道:原来他们都是这般欺负阿妈的么

        铃儿想到王妃们当初被敌军折磨后的模样,恨声道:你如何懂什么欺负,你阿妈就是个整日里被男人搞的浪货,侯爷那般待她她心里都要可开了花了。只是可怜了我那两位主子,好好的身子已经给糟蹋了。

        之后月儿便时常见那侯爷去欺负阿妈,她明明想要讨厌那人,想护着阿妈,可是被他温柔的看着,了头,带着笑意地说了些什么,就会情不自禁的乖乖听话。这个看着极好的男人也是个坏蛋,只知道欺负她美貌的阿妈。这会儿看侯爷一早又来,月儿才不甘心的又问了铃儿。

        铃儿想起早上的情景,咬了牙道:我就说了,你那阿妈巴不得侯爷去欺负她。今早我端了水进去,她竟然那个样子,真,真是个不要脸的骚货。

        她后面一句说得极轻,月儿又在想心思,没有听清楚只是也知道这个姐姐是不喜欢阿妈的,心里对她也疏远了。

        再说屋里,顾景然推门进去,就看见床幔后那个趴着的影子。他撩了帘子,便看见怜儿还是他一早离开时那副被狠狠疼爱过的模样。双手被绑在了床头,小脸和嘴边都是干涸的斑,两只儿翘耸耸的挺着,遍是吻痕,银色的铃铛扣住了头,小腹微鼓,合不拢的大腿间赫然着乌黑的玉势。也难怪铃儿见了她这般荡不堪地模样,恼羞成怒。

        顾景然抱了睡迷糊的怜儿去洗浴,在热水里一点点醒过来的怜儿双手环了他的腰贴在了男人口软软唤着他:大人大人你早上可弄死奴家了。铃儿姑娘进来给奴家喂水,把奴家这副模样都瞧去了呢。

        她可是瞧见你嘴里含着的东西了男人低笑着含住美人的耳珠,伸手细细洗着她的嫩。

        自然是瞧见了,大人怎生这般的坏,喂了奴家这般多的浓,咽都咽不完。怜儿扭身如蛇般缠着顾景然,一口一个奴家地娇嗔着,手却是爱抚着他的大,温柔地揉着。她又想起了前夜她喂饱了顾景然,便是缠着他说了点那两位未谋面的王妃,才知道因为她们羞于双的伤,加上私处被长时间折磨已经成了合不拢的孔儿,便是从未用身子伺候过顾景然,只是用嘴儿给他纾解,也不肯他外面,求着他尽数都喂进嘴里,甚至含着不愿喝下去。想到还有别的女人也含过这宝贝,喝过夫君的,怜儿便是心里酸酸的,复又跨坐上那已经硬挺的,分开了自己的小瓣,将那长之物满满塞了进去。

        他们本是情投意合的夫妻,床笫之事较外人而言更为默契,这些日子虽然碍着身份,但赤诚相对时的感情是不假的,两人各自都感觉的到对方的心意,鱼水之欢自然是分外销魂两人从那浴盆里便重新黏为一体,又一路到了床榻上,口舌交缠难舍难分。顾景然一口口吸允着怜儿细嫩的脖子,锁骨,双,看着自己留下的一路吻痕,情欲难忍,又分开了她的长腿进那小里捣弄起来。云翻雨覆后,他搂着怀里的心肝哄着她闭眼睡会,着怜儿细嫩如玉的身子,他垂眼打量着这个美妇。怜儿如今比往日更加丰腴貌美,看着也是昔日里窈窕的模样,体却饱满了不少,一副绵若无骨的媚态,手到怜儿的大子,用力揉挤一番便有水渗了出来。

        男人神色一黯,却还是俯身含住了那头吸允起汁来。怜儿有是顾景然亮明身份后的事了,他本就偏爱她的双总是吸允不够,一日怜儿情动时忽然就叫他吸出了水,当时顾景然便变了脸色,只是见怜儿神色惶恐,才不做声响,只是埋头吸光了水。原来是怜儿又给阿尔斯勒生下了次子戈穆,为了随军才不得已提前断了,估计是这些时日跟顾景然欢爱时动了真情,才重新有了水。

        顾景然轻轻吻着熟睡的怜儿,叹了口气。他一见到怜儿是过分欣喜才蒙蔽了双眼,真当她是军妓了。后来回过神细想,怜儿这般模样哪里像是军营里低贱的营妓了,只是她当日被带回来时确实光着身子被几个军官轮番奸污着,肚子里也装满了浓,他以为是那些军官强奸她,再审问战俘却知道是每日里有专门挑出的军人给那女人灌。

        军中也不是没有娇养的军妓,周大将军的那个宝贝儿可不是个娇滴滴的小妓么。顾景然当年毅然辞官投身军营便是为了亲自救出怜儿,不然能为她报仇也是好的。只是王爷惜才,虽然将他调给周宁,却只给了个文官的官职,加上顾景然本是王爷跟前红人,周宁待他自是客气却并不交心。

        顾景然是听说过虎狼骑里有个美貌的小妓,自是他心思不在上面,也没多打听。

        百度搜:三好小说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塞上曲最新章节http://www.tennis-musical.com.tw/saishangqu/,欢迎收藏!
    手机看塞上曲http://m.ww51.com/saishangqu/塞上曲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借物喻人的作文 www.tennis-musical.com.tw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塞上曲》版权归原作者zydzyd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网游之天谴修罗 、异界之宠物系统 、天空主宰 、凶兽前锋 、网游之荒古时代 、王者荣耀之无敌逆天外挂 、虚竹传人的足球之旅 、玩命游戏之江湖 、球场狂徒 、英雄联盟之七百年后

    借物喻人的作文 | 只分享借物喻人的作文 | 借物喻人的作文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