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美文网
广告位 ID:14

燕山君的故事

2016-07-24 14:04:50热度:作者:来源:
广告位 ID:12
广告位 ID:13

话题:燕山君 家庭教育 为人处世 燕山君的故事 

拜近年“韩流”以及无比狗血的韩剧影响,韩国的一些花边历史也被国人所知了。
      
 ?。ń驳胶?,真是让我眼泪鼻涕啊……逛街时,经?;嵊龅秸庋氖刍跣〗悖?#8220;你真有眼光,这是眼下韩国最流行的款式”、“这可是正宗的韩版”、“你穿上这件特别有气质,特象韩国人”……
  我滴那个苍天哪……)
      
  好吧,我们还是说韩国的花边历史。
      
  这两年,有个叫李俊基的韩国男星很受追捧,喜欢他的人说他“比男人更美,比女人更媚”……“……引起女性天生的母性”……
    
  可是……天啊……如果我居然涂脂抹粉“千娇百媚”的话,我绝对没法儿面对列祖列宗啊……
  
李俊基在中国国内的走红,跟一部韩国“巨制”《王的男人》有直接关系。

对日剧,我是很有过一些好印象的,《血疑》、《阿信》、《东京爱的故事》、《同一屋檐下》……即使是狗血又扯淡的大河剧时代剧,也还是很有娱乐和普及历史基础知识之功效……
  
  但是对韩剧,我几乎是从《大长今》开始,就完全的消化不良……
    
  所以,《王的男人》这部“巨制”我是没有完整看过,实在是欣赏和消化能力都有限……
    
  好吧,不用声讨,继续自我检讨:没看完,有什么资格说李俊基不迷人……
    
  只不过,《王的男人》里面那位燕山君,倒真是个值得八卦一把的对象。

燕山君有没有男宠,有几个男宠,关于这个问题,我兴趣不是很大,看过我写后妃传的同学或者知道,我对后宫的女人们更有兴趣。而对燕山君,我对他为什么会成为朝鲜历史上挂头牌的废王,也很感兴趣:)
    
  因为一系列影视剧的原因,如《王的男人》《女人天下》《大长今》……燕山君这两年大概可以算得上是在中国最具知名度的朝鲜君主了吧。

  对于这位废君,正史对他的评价,一言以蔽之:此人万恶滔天。
    
  但是,一个人能够从小小婴儿变成万恶滔天,这种变化,确实还是很神奇的……
    
  而燕山君的变化过程,根本就是一本极其狗血的烂帐,要从他老爹的后宫开始讲起。


  燕山君的父亲叫李娎,我们一般称他为朝鲜成宗,他是李氏朝鲜第九代君主。
  和古往今来所有“正常”的君主一样,李娎有一大堆的后妃嫔妾,宫闱中的争锋事件当然也就此起彼伏。
    
  李娎的第一位正式妻子是恭惠王后(朝鲜国王位同大明郡王,但许穿亲王服饰;其祖母称“大王大妃”,其母称“王大妃”,其妻称“王妃”,其妾称“嫔”,其女称“翁主”,其嫡子称“大君”而其庶子称“君”;国王死后谥为“大王”,王妃死后则谥为“王后”)。这位王后出身清州韩氏,父亲韩明浍官至领相(即“领议政”,国务机关议政府之首脑,略似明朝的内阁首辅),封上党府院君,家世更是相当看得过的:这个家族前后出了七位王后,朝鲜睿宗李晄的两位王后都是韩家人,其中元配章顺王后正是恭惠王后的亲姐姐。也就是说,两姐妹嫁了两叔侄。
    
  不过韩明浍的两个女儿虽然身份贵重,却是典型的薄命女。
    
  章顺王后虽然是睿宗的元配,却只活了16岁就死了,生的儿子也3岁即夭。封号也是后来追封的,因为她死得忒早,死的时候老公还没即位呢。
  恭惠王后比姐姐要走运那么一点点儿。她11岁就嫁给了成宗,13岁时老公即位,她总算是活着尝到了当王妃的滋味。韩明浍对这个女儿寄予了很大的期望,百般教导指点。成宗四年(1473),李娎大张旗鼓地进行“后宫拣择”,18岁的恭惠王后不但没有表现出丝毫不满,反而提前为新晋妃嫔们准备了N多礼品,新人们入宫后,她的赏赐更是源源不绝。----如此贤德又暗含深意的举止,就算是她天资聪颖,也少不了政坛老油条韩明浍做高参吧。
    
  可惜,韩明浍的大笔投入再次失败。
  成宗五年(1474)四月十五日,19岁的恭惠王后韩氏病逝于昌德宫求贤殿,她与成宗结缡八载,没有生下一男半女。
    
  成宗李娎并没有为韩恭惠伤心多久,因为在那一次的“后宫拣择”中,他收获了一大批莺莺燕燕,其中来自咸安尹氏家族的尹淑仪尤其得宠。
    
  尹氏的出生时间,比较常见的一种说法是1445年。这个年龄实在有点神奇,因为照此推算,她比成宗李娎大十岁有余,入宫时已经二十八岁了。这个年龄的女子,实在没有可能参与正式的后宫选妃仪式鸟……所以另一种说法(1458年)比较靠谱一些。
    
    
    
  在同时进宫的诸多嫔妾中,尹淑仪得到了成宗头一份的宠爱,她的出身,也是堂堂正正的“两班”士族,生母更是正室,所以她的身份并不低贱,可惜她爹尹起畎虽然任过官职,却官微职小,死得又早,所以尹家其实与“富”、“贵”都扯不上关系。
    
  对于尹淑仪这样的家世,成宗的老娘仁粹大妃(昭惠王后)是有充分理由看不上眼的,因为仁粹大妃的家世很好很强大。
    
  仁粹大妃也姓韩,正是清州韩氏的女儿。睿宗的章顺王后、安顺王后、成宗的恭惠王后,都是她的侄女,曾经垂帘听政长达七年的世祖贞熹王后是她的婆婆,更是她的远房外甥女。
  
  其实我们可以理解仁粹大妃,她也许对尹淑仪本人并不反感,但她的出身和经历,使她偏向迎娶有相当背景的女子做儿子的继弦。
    
  成宗是个大大的孝子,但是这一次,他却没听老娘的指挥。
  
  两年后,尹淑仪怀了身孕,她肚里的孩子就是李漋,也就是未来的燕山君。成宗终于有了违背母命的充分理由,他如愿以偿地将尹淑仪册封为继妃。

  我们都知道,元明清三朝,高丽(朝鲜)都有向宗主国进献贡女的义务,明太祖朱元璋更是正式向李氏朝鲜提出了遴选宗室妃妾的要求,所以明成祖朱棣的后宫里,朝鲜籍嫔妃前后有八人,其中最受宠的权贤妃因为死得蹊跷,还在后宫中掀起了一场大狱。
    
  实话实说,成祖的朝鲜妃嫔结局大多都不好,尤其是永乐十五年选送的韩氏。韩氏容貌很美,史料中说,“韩氏第一”,所以颇得帝宠,得升妃位??上贸璧氖奔洳欢?,那时已经是成祖晚年,她入宫不过六七年时间,朱棣就病逝于远征大漠途中。由于明朝前期有宫妃殉葬的惯例,二十刚出头的韩氏恐惧不能自己,哀求返回朝鲜家乡,但这项要求没有得到任何一方的应允。于是她只能和其它从殉的宫妃一起,在太监们的催促下将颈项套入白绫,她留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句话,是留给陪伴她入宫的奶娘金黑氏的:“娘,吾去……”
  韩氏死后,明廷追谥曰:“康惠庄淑丽妃”。
    
  韩氏本人红颜薄命,她的父兄却因为她的缘故,得到了明朝大笔封赏,在朝鲜风光无限,过得相当不错,尤其是哥哥韩确,还在明朝当上了光禄寺少卿,明朝对朝鲜凡有谕旨,都由他当钦差大臣。
  尤其是永乐十七年一月的时候,韩确以明朝正使的身份,前去册封成宗为朝鲜君主,当其时也,新即位的朝鲜世宗李祹也要诚惶诚恐地对这位“天朝钦使”下跪磕头。真正是衣锦还乡。
    
  韩丽妃殉死以后,韩确的身份更是尊贵。
    
  后来明宣宗登基,也学祖父的样子到朝鲜去选妃。当时朝鲜世宗共选了七名女子,韩确则向宣宗及选美使臣推荐了自己的另一个妹妹韩桂兰。明宫对韩丽妃的美貌和“节操”记忆犹新,韩桂兰当然顺利入选。
  小韩氏害怕自己重蹈姐姐的覆辙,为了不入宫,她想方设法生病并拒绝服药,还要跟哥哥断绝手足之情。
  不过该来的还是逃不掉,对韩确来说,妹妹们的性命比不过自己的前途要紧。首批七名贡女走后的第二年,宣宗派三名宦官专程前往朝鲜,还是把小韩氏给接进了紫禁城。
    
  但小韩氏的结局比姐姐好得多。她虽然并不受宠,没有象姐姐那样得到妃位,却因此顺利地躲过了从殉的命运。她在明朝宫廷里活到了七十四岁,直到明宪宗时才去世。她曾经做过宪宗的保姆,在后宫里有“女师”之称,宪宗及宫中历代后妃,都尊称其为“老老”。
    
    
  韩确,就是仁粹大妃的老爹…………
    
  讲到朝鲜送到宗主国来的贡妃,忍不住再八卦一记:
    
  话说,送到元朝的贡妃素质如何,不太好确定,8过送到明朝的贡妃素质似乎并不见高明。明成祖朱棣收下第一批五名出身贵族士族之家的贡妃之后,都给封了女官,也给她们的家人封了官,还给朝鲜郡王回了一笔重礼,8过这批礼物的价值似乎远远超出这批贡妃的素质。
    
  后来成祖陛下派了个太监去朝鲜,该太监对贡妃们的素质有一番点评,大意是:这几个女人不咋滴,矮的胖的麻的,啥样都有,实在比不上咱大明的女人。8过俺们皇帝本着有爱的原则,马马虎虎都收了,看在你家郡王一片孝心上,还都给封了妃呀美人呀之类的头衔?;八得靼琢?,你们自己要识做,重新选两个高水准的送去。
  不过常言说,嫌货方是买货人,所以这个……
    
  清朝的时候也有过类似的这么一档子事。睿亲王多尔衮死了老婆要续弦,决定与朝鲜政治联姻,娶个朝鲜翁主做福晋。当时正宗的翁主年纪还太小,但既然说明了是要朝鲜的翁主,就算是收义女,也只能在宗室里面挑选,这个选择的范围还是比较小的,怎么也比不上整个半岛全民禁嫁娶挑出来的。
  呃……结果出身宗室的翁主送到之后,多尔衮果然对相貌很有意见……

韩确不但在明朝廷有光禄寺少卿的官衔,在朝鲜也有左议政、西原府院君的官位,称襄节公,正一品,在议政府里,他是仅次于领相的人物。作为他的女儿,仁粹大妃在李氏朝鲜宫廷内外的影响力,不言而喻。
    
  然而“富贵险中求”,虽然有这样强大的家族和生父,仁粹大妃一生的经历也是起伏莫测的,其人生轨迹犹如坐过山车,忽高忽低,心脏稍差一点的人都熬不过去。
    
  仁粹大妃生于1437年,长成后嫁入李氏朝鲜王家,成为世宗大王众多孙媳妇中的一个。她的丈夫桃源君李暲只是世宗次子首阳大君的长子,就常理来说根本没有继承王位的可能。
    
  然而公元1453年的时候,首阳大君李瑈发动“癸酉靖难”,杀了一批顾命大臣,并以侄儿端宗李弘暐的名义向宗主国明朝上表,声称国君年幼有疾,由叔父李瑈摄政。四年后,李瑈已经彻底掌握实权,反对他的官员乃至兄弟侄儿,都被杀得七七八八了。于是正式向明朝廷上表,声称端宗自愿逊位与李瑈,并请立长子桃源君李暲为世子。李瑈就此成为李氏朝鲜世祖。
    
  端宗李弘暐其实是个很可怜的小孩,他母亲显德王后权氏23岁时在生他的时候难产,儿子出生的第二天她就死掉了。十二岁的时候,一向体弱多病的父亲文宗李珦也死掉。史料记载这个缺乏父母之爱的孩子一直很崇拜叔父李瑈,自幼就粘着他不放。而最后偏偏就是这位叔父向他下了杀手。
    
  李弘暐退位后流放宁越,成了被囚禁的“鲁山君”。然而他举止端方,文才超群,官员百姓都十分仰慕,他的叔父李瑈终于迫不及待地下了毒手。李弘暐享年仅十七岁,一说是鸠杀,一说是勒死。死后尸身被弃于江中。
  
 ?。ǘ俗诘钠拮邮琼律剿问系呐?,其父为敦宁府判事宋玹寿。少年而为一国王妃,这幸福和尊荣实在来得太早,也太短暂。刹那耀眼的烟花以后,是漫长而苦寂的人生。她活了八十一岁……)  
  
  公公李瑈坐牢了王位,丈夫李暲成了王世子,自己当上了世子嫔。富丽堂皇的人生前景,足以令韩确之女韩氏欢欣鼓舞。
    
  然而,就在害死李弘暐的当年(公元1457),韩氏的丈夫世子李暲竟然也一病而亡。
    
  有个诡异传说是这样的:李弘暐被杀害后的某天夜里,李瑈做了一个梦,梦见嫂子显德王后权氏手持利剑面目凄厉,一面嘶声大骂,一面朝世子李暲的住所而去。果然没过多久李暲就一命呜呼了。
    
  李暲死后,其弟李晄当上了王世子,并于11年后顺利即位,是为朝鲜睿宗。睿宗正当盛年,又有两个儿子,作为李暲之妻,韩氏由云端重重坠落,由众人簇拥的未来国母变成了拖儿带女无人问津的宗室寡妇。
    
  当韩氏在无望中苦熬岁月的时候,她的命运再一次峰回路转。
  
  睿宗仅在位一年就去世,其长子仁城大君夭折,次子齐安大君当时年仅四岁,李氏的当家人、世祖李瑈之妻贞熹王大妃便决定从长子一脉中选择王位继承人,于是选中了韩氏所生的次子者山大君,也就是燕山君的老爹成宗李娎了。
    
  话说,成宗李娎其实还有一个同母兄月山大君李婷。为什么贞熹王大妃既不选睿宗之子,也不选长孙,反而选次孙呢?
  据《李朝实录》说,这是很有道理的。因为有一次京城暴雨,电闪雷鸣直击王宫,将一个太监霹死在王座附近。这恐怖的场面把在场的官员侍从都吓得连滚带爬,月山大君李婷也吓得吱哇乱叫,只有李娎神色自若,毫不惊慌。于是李瑈“异之”,说:“此儿器度类我太祖。”
    
  老头子既然曾经说过这样的话,那么如今选李娎就是天经地义的事。
  其实吧,这事儿透着玄,以李瑈老儿的独断专行,若是真有此意,大可以“立嫡长”的名义,径自将孙子立为世孙,犯不着如此迂回。
  个人认为,这其实是一起地地道道的暗箱操作,在其中起决定作用的是李娎的婚姻。他当时的妻子正是权臣韩明浍的女儿即恭惠王后。贞熹王大妃作为清州韩氏外族、仁粹大妃作为清州韩氏之女,再加上韩明浍,大局就此定了。
    
 ?。ㄒ话押?,啰啰嗦嗦讲到现在,才讲清燕山君老爹的励志史……)
    
    
  正因为李娎靠外戚之力才得以即位,仁粹大妃对尹淑仪正位一事的反感,也就有充分的理由了:这个女人出身平常,她的家族不能给李娎任何帮助,她的正位还会让李娎失去很多潜在的外戚助力。
    
  
      
  从李娎做朝鲜国王以后的行为来看,他的性格其实压根不是什么“类太祖”,倒是流连花丛、优柔寡断,连家务事都处理不好。
      
  结合各方面资料来看,大概可以狗血地说一句,尹淑仪算是李娎真正迷恋的第一个女人了。
      
  其实燕山君李漋并不是尹淑仪生的第一个孩子,之前她已经为李娎生下过一个儿子,正是这个儿子的降生,使尹氏拥有了独特的地位,虽然这个孩子只活了五个月,还没来得及起名序齿就夭折了,但尹妃很快又怀上了身孕。
  如此强大的生育机能,不但证明她宠极一时,也使她最终战胜出身高贵的其它宫嫔,得以立为继妃。封妃后仅三个月,她就生下了燕山君李漋。由于尹氏当时已是继妃,所以燕山君李漋算是嫡长子,地位相当稳固。
      
  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摆在尹妃母子面前的,是一条坦荡光明的大路,只要她照直走下去就可以了。
      
  然而封妃对尹氏来说,正是她悲剧的起点。
      
  由于出身寒微,婆母仁粹大妃对她并不满意,尹妃也不象恭惠王后那样,有一个能够指点她如何摆出贤德模样趋吉避凶的父亲。
      
  当上王妃以后的尹氏悍妒、暴燥,她根本不明白自己是“王妃”,也根本不考虑儿子的前途,而是象一个寻常人家的妇女一样,不能忍受丈夫寻花问柳,她诅咒丈夫的新欢,跟偏袒丈夫的婆婆闹矛盾,闹得不亦乐乎。
      
  后宫中很快传出尹王妃暗藏毒药,图谋杀害宫中嫔妾的消息。成宗八年(1477),有人告发说正在得宠的淑容郑金伊、淑仪严银召伊要谋害尹王妃母子。此事立即引起高度重视,谁知调查到最后的结果,却变成是尹妃策划诬蔑郑氏严氏。又从尹王妃的寝宫中搜出了毒药和诅咒邪书。
  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是很难说清了,总之,当时成宗本打算将尹妃降为嫔以示惩戒,又因为顾虑儿子李漋的前途而不了了之。更雷人的是,过了一段时间,成宗又回心转意起来,尹妃生下了第三个儿子。
      
 ?。ㄈ绻蹂舜伪唤垫?,或者不曾复宠生第三子,也许能稍微化解婆母及后宫诸女对她的反感妒恨,她自己也能有所收敛,或者就没有后来的事了。但历史是不能重演的……)
      
  六月一日是尹妃的生辰,照常例来说,这一天成宗是应该陪伴王妃的,然而成宗十年(公元1479)的这一天,成宗却到其它嫔妾的宫里去了。认为自己受到了羞辱的尹妃大怒之下,径直冲进该嫔妾的寝处,与正在寻欢作乐的成宗大吵大闹起来。她不但搅了成宗的好事,还在推搡中狠狠地抓伤了成宗的脸。
  
  事情终于不可收拾。成宗恼羞成怒是不消说得,耳报神也很快将消息报到了仁粹大妃的耳中。这起“王妃捉奸”的闹剧,以尹妃被废为庶人结束。
  六月十二日,尹庶人的小儿子急病夭折了。
      
  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尹氏从小所受的家庭教育和她天生的性格,其实只适合嫁与寻常百姓,做一个独受夫宠的任性小女人,如果一定要入宫,也就做个普通后宫宠妾就好,她并不适合“王妃”这一项复杂的职务?;蛘咚谠庥銎拍咐溲酆图ф亩室庵蟪沟妆涮?,更或者她本来就变态,再或者她患上了产后仰郁甚至产后精神错乱……
      
  总之,福兮祸所倚,尹氏不到三年的王妃生涯,就这样从封妃又生子的大喜开始,以废妃兼丧子的大悲结束了……

   
  尹庶人后来的事情,其实不用多说,大家也都能猜得出来了。
    
  这个世界,未必都有人锦上添花,却一定都会雪上加霜,更何况是痛打落水狗?
    
  大概是因为尹庶人在位时得罪了太多人,或者从另一个狗血的角度来看,成宗与尹庶人之间确实存在着一种很特别的感觉,毕竟她连生了三个儿子,彼此间这样激烈的闹腾,虽然透露出她没有政治智慧,却也透露出两人之间曾经真实地有过天雷地火般的热烈状态。
  所以即便尹庶人已经被废并遣返娘家,对于其它人来说仍然是个不定时炸弹,一定要除之而后快。
    
  尹庶人应该是曾经争取过复位的,她曾经就逃过一次废妃的命运。但这次她的运气不太好,第二年的十一月,在宫内宫外一致的推动下,成宗册立了新的王妃。
  成宗的第三任正妃姓也尹,大名叫尹昌年,跟尹庶人是同一批入宫的,最初封淑仪。但她跟尹庶人并非同一宗族,其出身比尹庶人要高班许多,父亲是领敦宁府事尹壕。
    
  尹昌年上位,尹庶人的末日也就到了。
    
  较常见的堂皇说法,认为成宗在册立新妃后,觉得尹庶人性情畸形,日后李漋即位,她肯定会作威作福,所以要杀之了事。
  这个说法其实很轻易就能推翻。因为李漋虽然是嫡子,但母亲被废时,他还没正式当上王世子呢,所以他当时的身份,只是个庶人之子。如果担心尹庶人作乱,只消静待尹昌年或其它庶妃再生个儿子就OK了。
    
  因此,另一种说法也许更实在些:尹庶人太招人恨了,她的儿子又是当时成宗唯一的儿子,为了避免她再次翻身,后宫嫔妾与支持她们的前朝大臣们一定要她于死地。
  众人向成宗与仁粹大妃吹风上奏,轮番进谏,强烈要求处死尹庶人。其中既包括成宗的正牌岳丈领议政韩明浍,当然也少不了尹庶人争风吃醋的主要对象淑容郑金伊、淑仪严银召伊。
    
  朝鲜成宗十三年八月十六日(1482年),成宗终于下定了决心,赐死了尹庶人,尹氏全族也被流放。

尹庶人死后的第二年,她生的儿子李漋作为成宗当时唯一的儿子,被立为世子,并呈报明朝廷确
认。他就是未来的燕山君。
    
  老实说,李漋为什么竟会被立为世子,实在是件很诡谲的事情。如果他是在生母被废之前做上世子的话那还好说,如今生母已废,继母年青,庶母成堆,她们有大把机会给他生嫡出庶出的弟弟们,他只是一个废妃之子,又没有得力的外戚相助,他有什么理由做世子?
    
  要透过时间的迷雾和道貌岸然的官方记载,追究完全的真相,已经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我们只能猜测一个比较可能的情况,那就是:李漋被册世子,是朝鲜王朝权力斗争的结果。
    
  如前所述,仁粹大妃与首相韩明浍都是清州韩氏族人,贞熹大妃与尹昌年继妃则是坡平尹氏族人。虽然贞熹大妃的母族出自清州韩氏,但她在韩族与尹族之间,肯定尹氏第一。也就是说,清州韩氏与坡平尹氏,在当时的李氏朝鲜权力场中,一直是旗鼓相当、明争暗斗的两大家族。
  尹庶人被废被谗被杀,固然有她自己性格上的缺陷,但真正的原因,还在于她与清州韩氏、坡平尹氏都没有关系。两大家族想要把自己的女儿推上正妃宝座,就一定要铲除尹庶人这块绊脚石。在这方面,两大家族是同一条壕沟的战友,尹庶人再怎么泼辣,也万万敌不过他们的。
    
  尹庶人被除掉了,接下来的事就是谁登上继妃宝座了。
  在这件事上,韩尹二族立即又成了竞争对手。
  基本上,我个人认为,尹昌年想要成为继妃,象电视里演的那样去奉承婆婆仁粹大妃,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她代表的是坡平尹氏在朝中的势力,坡平尹氏与清州韩氏在朝中一直明争暗斗。她能成功上位,在后宫中的依靠肯定不是仁粹大妃,她靠的是同族前辈贞熹大妃。
  权力平衡的结果,是坡平尹氏家族的尹昌年成功上位正妃,清州韩氏输了一小仗。
    
  如果你是清州韩氏,你接下来会做什么?难道是等着尹昌年生出嫡子,然后让她的亲生儿子当上国王,等着坡平尹氏在可见的将来骑到清州韩氏的头顶做威做福?
  当然不可能。
    
  但是尹昌年肯定会生儿子,这点毋庸置疑。而且她也很能生孩子,在当上继妃之前就生过女儿了。若是等到她在嫡妃位上再生出儿子的话,清州韩氏就要输得无可再输了。
    
  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赶在尹昌年生出儿子之前,把世子空缺填上,让尹昌年及其家族干瞪眼。
  而当时唯一的人选,只有尹庶人的儿子李漋。虽然他在名义上归尹昌年抚养,但他毕竟不是尹昌年的亲生儿子。何况,他也还顶着个“嫡子”的头衔嘛。
  当然,尹庶人的死,也可以算是清州韩氏的一块心病,但坡平尹氏在这件事上也脱不了干系,大家谁都不敢泄漏其中奥秘,再着成宗颁布一道诏令,从此以后,任何人都不得再提及尹庶人其人其事,有违反者重重惩处。
  当然,整个计划中还是有不妥之处,但……诶呀,火烧眉毛且顾眼下,日后的事到日后再说吧!
    
  计较停当,清州韩氏便从冷宫的角落里把李漋给刨出来,匆匆忙忙地推上场,让他当上了朝鲜王世子。
    
  五年后,继妃尹昌年生下了亲生嫡子晋城大君。
    
其实时间也是另一个佐证,稍微查一下,我们就会发现以下巧合:
    
  尹昌年于朝鲜成宗十一年十一月八日(1480年)册为继妃
  贞熹大妃于朝鲜成宗十四年三月三十日(1484年)去世
  同年,李漋当上了王世子
    
  ………………

李漋虽然当上了世子,但用脚丫子都能想得出,他的日子并不好过。
  无论是祖母还是继母、庶母,还是生父,甚至是朝中的大臣,对他都没有什么真心诚意的好脸色。他的优点都被忽略,他的缺点过错都被无条件放大,甚至有人劝说成宗废黜其世子位,只是成宗没有实施到底的决心而已。
    
  世人都知道,宫闱与朝堂,是世界上最卑鄙污秽的地方,李漋少儿时期曾经切身体会过哪些遭遇,现在是查不到的了,只是据说他年少的时候,甚至曾经羡慕被母兽照顾的小兽。由此可见,他的童年虽然富贵,但做为一个小孩子却是非常悲惨的。
    
  不管怎么说吧,李漋还是在十八岁这年继位了,时间是公元1494年。
  
  李漋有心计、有才干,继位之初,曾经很被看好过一阵子,但也有老臣辞官走人的,据说原因就是该老臣觉得新王的眼神很让人渗得慌,觉得前景不妙。
    
  其实朝鲜王朝内部在成宗时期,就已经很混乱了。朝中派系林立争斗不休。成宗后期则偏向“士林派”,靠他们遏制“勋旧派”,使士林派气势大涨。
  所谓派系之争,其实没有什么对错,只有名利之争。无论是士林派还是勋旧派,归根结底都是一样的。
    
  燕山君继位第四年,也就是1498年,《成宗实录》编纂完成,当时负责的史官是士林派的金阳孙。
  金阳孙是个书呆子,他虽然性格耿直,但私心杂念并不少。他趁着自己写史的机会,将与之对立的勋旧派大臣的劣迹,都统统记进史稿,就连捕风捉影的事他都没有放过,尤其是一个叫李克墩的。李克墩曾经向金阳孙低声下气哀求,却被他断然拒绝。从而赢得士林派们一片叫好之声。
  除此之外,金阳孙还把自己老师金宗直的一篇《吊义帝文》也夹带进了《成宗实录》。很明显,这是金阳孙利用职务之便特意收入,想让自己的老师光耀千古的。
  学生孝敬老师,那是没有错的,错在这篇文章本身,更错在金宗直的为人处世。金宗直做为成宗的重臣,吃着成宗的饭,却在《吊义帝文》中指责世祖夺位,将端宗称为义帝,总之,就差没指着成宗的鼻子骂他爷爷是逆贼了。此外,金宗直还毫无必要地得罪了勋旧派官员柳子光。
  柳子光出身低贱,是小老婆生的,为士林派鄙视,他为了升官曾经诬告他人,更为人所不齿。金宗直为了表示自己正气凛然,硬是把自己辖区内柳子光所题的匾额都给烧了。此事没能动得了对方一根汗毛,却为自己树了一个大大的死敌。
  当然,史笔如铁是世人对史官的期待,何况世祖夺位残害端宗也确是事实,李克墩贪赃风流也不全是假。但通观金阳孙师徒俩的所做所为,却只能用毫无头脑、刚腹自用来形容。
    
  对金宗直师徒强烈不满的李克墩柳子光,很快就仔细拜读了金阳孙编修的史稿,随后将《吊义帝文》当成了主要突破口,并向燕山君做了引导性汇报。
    
  结果可想而知。已经死掉的金宗直被掘坟斩尸,金阳孙等被斩首,士林派在朝中的势力被大规模清扫驱遂。当年那个说燕山君眼神渗人的老臣,正是金宗直。他生前所说的话,果然应验了。
    
  这是“戊午士祸”。从此勋旧派一头独大,对理念不同且好游宴的燕山君也多加约束。于是燕山君又与勋旧派渐行渐远。
    
  六年后,又一场大狱在这样的背景下拉开了序幕。
    
  当初在成宗严厉的诏令下,尹废妃成为宫中的禁忌,燕山君对自己的生母没有任何印象,但又从来没有在成宗和尹昌年身上得到多少父母之爱。成宗死后他甚至射杀了成宗喜爱的鹿,由此可见在成宗生前,父子二人互相憎厌防范的情形。
    
  虽然所有的人都知道尹庶人的存在,但燕山君是在即位以后才知道生母另有其人的。据说他先是在从前的文档中发现了外祖父尹起畎的记载,这是当年毁弃尹氏记载时的遗漏。而一个投机取巧的勋旧外戚任士洪为了自己升官上位,找来了尹庶人的生母申氏,进一步向燕山君揭穿了他的真实身世。
    
  在任士洪与申氏的述说中,尹庶人成了洁白的羔羊,成宗则是辜负了她的无情郎,后宫嫔妾都是阴狠的女妖,朝中官员则是杀害国母的奸臣和没有良知的旁观者。至于燕山君本人,则因为这些没有人性的豺狼,成了一个失去父母之爱的孤儿。
    
 ?。ê匝嗌骄鹘?,拍了N部影视剧,其中有三部都起名叫《母爱曲》,说的是燕山君因为思慕慈母而疯狂……老实说,尹庶人生前的行径,与慈母之爱从来也没有啥米关系……)
    
  不管怎么说,燕山君认为自己失去了世界上最好的慈母,而王宫中的长辈、朝堂上的官员,都是瞒哄自己的杀人凶手和骗子。
    
  于是,燕山君发飚了……

很快,燕山君逼迫春秋馆向他上报当年尹庶人之死的过程。随后根据春秋馆上交的材料,“选”了二十六名参与此事的大臣,下令诛杀。其中有八名已经去世的,则下令掘坟碎尸,连骨头都研磨成粉弃于风中。其中就有两代王妃之父韩明洤。其余被牵连进去的大臣超过了一百名之多。就连当初奉成宗之命写下废尹庶人旨意的人都名列其中。
    
  事态还在进一步扩大,燕山君的视线转向王宫,开始清洗成宗的妃妾。首当其冲倒霉的就是当年与尹庶人争锋吃醋,引发一系列事件的淑容郑金伊、淑仪严银召伊。据说当初尹庶人被废退娘家后,成宗曾派人去看过她,此人回报成宗说,庶人终日打扮妖冶,毫无思夫悔过之意。这次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尹庶人被赐死结局的探视,据说就是郑严二女的杰作。
    
  时过境迁,此时的郑严二女已经晋升为正二品昭仪,还都生下了成宗的儿女,但她们仍然没有逃过燕山君的手掌心。1504年3月,郑氏严氏本人被燕山君亲手砍杀,郑氏的儿子安阳君、凤安君被处死,郑氏之女静惠翁主与严氏之女恭慎翁主被流放。郑氏严氏的父兄子侄也被杀了个清光,就连年过八旬的老头、过继他人的男丁都没有放过。其它嫔妾母子们被逐出王宫的就更不用说了。
    
  接下来是仁粹大妃。她这时已经年老病弱,躺在床上动弹不得了。燕山君也没有放过她,直奔其寝殿当面逼问。仁粹大妃倒也硬气,但她的斥骂对孙子没有任何作用。4月27日,仁粹大妃去世,享年六十七岁。据说她是被毒死的,也有人说她是被气死的。
  仁粹大妃死后,燕山君下令减少服丧时间。这一决定,遭到已经升为慈顺大妃的继母尹昌年的抵制和指责。燕山君大怒之下,甚至一度想要杀死继母,总算在老婆慎王妃的劝阻下勉强收手。
    
  从前,在仁粹大妃和慈顺大妃的影响下,燕山君是崇信佛教的。但自从此事之后,他将佛教视同死敌,开始大举灭佛,很多重要式庙或拆或烧。
    
  同年,尹庶人被追封为齐献王后。
    
  朝堂内外在这场大杀戳后,人人噤若寒蝉,只有一个叫金处善的老宦官冒死劝谏,惨被燕山君先射后砍,活剖饲虎,他的家族也被杀的杀、流放的流放。
  金处善死后,再也没有任何人敢进行劝谏,眼见此景,燕山君意气风发。在这场“甲子士祸”中,他收缴了大量勋旧派、士林派官员以及皇亲国戚们的家产,再加上各项苛捐杂税,他尽情享受起了人生。而他的人生,还剩最后两年。
    
  按照史书记载,燕山君在其人生最后两年的表现,不但暴虐淫恶,而且人格分裂,颇有金国海陵王的风范。
  他一面杀戳官员百姓,一面写诗表示愧悔,他到处搜罗美女娼妓,据说数量超过万人。宫里住不了,就把成均馆(国子监)和名刹圆觉寺改成妓院。又因为妒忌,杀掉了其中许多女子的丈夫或情人。除此之外,他还强暴宗室女眷,为一些毫无必要的事情大动肝火,总之一塌糊涂。
    
  燕山君的行为,不用说也是激起了强烈的民愤,更重要的是他再次激起了朝臣们的愤怒。
  1506年的时候,燕山君发动“丙寅士祸”,以追查前两场士祸中漏网之鱼的名义,打算对不合心意的朝臣再进行一次清理。他的这项决定使朝臣人人自危,终于在当年九月初一,即9月18日发动了政变。
  政变者迅速杀掉了燕山君的亲信任士洪、舅子慎守勤,包围燕山君所住宫室,迫其交出玉玺。
  随后,众人拥戴尹昌年之子晋城大君即位,是为中宗。
  这场政变也被称为“中宗反正”。
    
  中宗即位后,燕山君被废去君主称号,与妻儿一起被流放江华岛。当年十二月,他死在流放地,可能是病死,也可能是毒死,终年三十一岁。

燕山君连搞“戊午”、“甲子”两场士祸,勉强还可以说成是权力斗争、为母报仇,即使如此,影视剧要YY成什么《母爱曲》,已经很牵强了。
    
  而他在人生最后两年间所做下的每一件事,从正史的记载来看,就根本是荒腔走板、恶贯满盈了。虽说历史总是由当权者涂改,但其中有几件是肯定绝无花假。
    
  一件是禁毁训音。
    
  朝鲜从前没有自己的文字,只能使用汉字。后来世宗发起创制了“训民正音”即谚文。谁知到燕山君的时候,因为有人用谚文写了声讨的榜文,结果谚文也被燕山君给禁了,所有谚文书籍也被一股脑儿烧掉。此举对朝鲜文字的发展是一次重大的打击。
    
  一件是月山大君夫人朴氏之死。
    
  月山大君是成宗的胞兄,算起来朴氏是燕山君的婶婶。朴氏出身不俗,生父是平阳府院君朴仲善,一个妹妹是齐安大君之妻,另一个妹妹是领敦宁府事尹汝弼之妻,哥哥朴元宗则是朝中重要的将领。
    
  朴氏生于1455年,33岁时守寡,做为寡婶,她曾经照顾过儿时的燕山君。事实上,她给予燕山君的爱护,远远多于他的生父继母。燕山君初即位的时候,对她和她的家族也表现得很是敬重。
  由“甲子士祸”中看来,燕山君应该有强烈的恋母情结。而这种心理状态经过一系列杀戳和淫戏的发酵,终于在1506年夏天酿成了一场伦理剧变:燕山君竟然对寡婶朴氏实行了强暴,并当场赐予妃嫔冠服,打算将她召入后宫,封给仅次于元配王妃的嫔位。朴氏不堪这样的奇耻大辱,自杀身亡。
    
  朴氏的死,极大地刺激了她的弟弟朴元宗。而朴元宗的加入,使军队成为政变的主力,从而迅速成功?! ?br />    

广告位 ID:15
广告位 ID:16
广告位 ID:17
广告位 ID:9
广告位 ID:10
广告位 ID:11
广告位 ID:11